青岚酒。

青岚酒/痛苦是种麻醉剂,爱则是更危险的动机。

庄园最皮渔夫:

纪羡:

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:

还请尽快转发,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,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,保护我方太太,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,尽量多扩散,让他们都知道,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,能保一个是一个,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,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,对吧
我的tag不够多,也不知道其他的,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,这样能扩散的更快
别去关注他,也别搭理他,放着他晾着他,微博能注册一个,就能注册无数个,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,疯狗谁都拦不住,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
忍住了憋住了,把手管好把嘴闭严,不要管他,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,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,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,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,多好的机会,谁能不想抓住呢〔笑〕〔狗头〕

道德是个好东西,但是他们没有,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,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

稳住,我们能赢

【占tag致歉】

咸鱼味数学名词:

那个,很抱歉


最近查的很严,lof开始扫黄活动,我的毒埃毒【学以致用】和毒埃【减肥计划】会暂时锁住,之后也暂时不会再发含有任何敏感词汇的文章。


如果有人很想看的话可以加我qq:417518237,我私发给你


真的很谢谢有人能喜欢我写的文


以后大概就是回归我的清水写手了吧


打tag希望有更多的太太能够看见,尽快锁文备份


希望这段日子赶快过去吧orz

Liar[欺诈组]
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见到他,是一次魔术表演。我表演时望向观众,不经意间看见了他。

  他的眼睛真好看。蓝色的眼睛像是大海,蓝汪汪的看不到底。浅黄的眼似乎是义眼,但也是挡不住的好看。像是路边不起眼的蒲公英,对着深秋的太阳露出倔强的微笑。明明是一副上等人的装束,眼光却躲躲闪闪的。他个子不高,身板有些瘦弱,棕黄的头发像是乱糟糟的杂草,胡须也是棕色的,剃得不大干净,露出截不长的胡茬。

  我凝视着他的眼,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。他似乎并不是来看表演的,眼睛一直盯着一位绅士的口袋。

  是小偷吗?我仍旧漫不经心观察着他。他谨慎地望着那位绅士,趁他转身与同伴大声交谈的时候,小心而快速地将手伸入绅士的口袋,一眨眼的功夫,他把手缩回了兜里,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。

  作为魔术师,我承认他的手很快。

  很适合当魔术师呢。

  剩下的半场表演,我依然注意着他。他并没有再干什么,眼神飘忽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的目光对上了我的目光,但他很快又将目光移向别处,一副什么也不在意的样子。真是个有趣的怪人呢。

  为了看他,我有点分神,差点把表演搞砸。不过表演还有很多次,这个怪人我可能只见得到一次。说不定我再也见不到这么好看的眼睛了呢。我有点惋惜地想。

  

  表演结束了。看够魔术的上等人成群结对,大声交谈着,不时还发出刺耳的笑声。他还是一个人走着,以一种突兀的下等人的姿态离开了人群。

  乘上马车,回到住处,天色不早了,月亮已经沉下树梢。我随便洗漱过后就睡了。

  醒着能见到丑陋不堪的俗人,入睡后能见到故作高尚却更为丑陋的天使。他们歌颂善良,看似是善的化身,但实际上比恶魔还要丑陋。他们只是骗子罢了,歌颂并不存在的善良希望,让人充满信心却又陷入绝望,让人相信善良却又被邪恶压垮。

  他们全是骗子,和我一样。